9月10日晚,在宁夏海原县盖牌村举办的快手“村BA”宁夏站落下帷幕。数据显示,直播总观看人次超3.2亿,相关线亿,登上站内外多个热榜。

距离海原县一千多公里外的贵州黔东南,榕江县“村超”火爆出圈,台江县“村BA”的热度更是从去年持续到今年。

在体育传统悠久的广东,乡村赛事同样热火朝天。汕尾陆河县乡村足球赛不久前落幕;“足球之乡”梅州横陂镇的“村超”正在进行;东莞大朗镇队和中山沙溪镇队代表广东“村BA”球队出战全国大区赛……

这些乡村赛事,显著特点在于接地气。村里露天的赛场、人头攒动的观赛氛围、中场的民俗表演、农家最爱的“农副产品奖”,共同构成运动文化“大餐”。越来越多的地方通过“村赛”探索更多可能:以乡村赛事为吸引,把地方文化、特色农产品、特色景点等整体盘活,最终带动全县经济。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发展农民体育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建设体育强国和健康中国的重要任务。进入新时代,农村体育设施持续完善,“体育+”助力乡村产业发展,越来越多乡村赛事成为新的风景线,“体育力量”让乡村振兴充满动力和活力。

篮球运动在农村的群众基础越来越广。农民放下锄头,来到球场,比赛日成了村里的“节日”,热闹程度丝毫不输专业的篮球赛事。

记者近日走访天津市静海区王口镇朱家村、圈里村、东家村、南万营村等十个村庄发现,每个村子里几乎都有一个篮球场。在朱家村篮球广场,记者看到,塑胶场地、围栏防护网、太阳能照明灯一应俱全,和城市中的室外篮球场并无差别。有村民告诉记者,别看白天人不多,等到了晚上,整个球场都会围满人,“前不久这里还举办了‘村BA’”。

“村BA”的火热场景已经在全国多地上演:在广东茂名电白区林头镇,第四届会员杯篮球赛决赛打响,这个被当地人称为“LT(林头)BA”的联赛,每晚都有一两千名村民观赛;在宁夏海原县盖牌村,“快手村BA”宁夏站决赛刚刚收官,8支来自宁夏各地的代表队展开激烈角逐,直播总观看人次超3.2亿;在福建晋江英林镇东埔村篮球场,“村BA”霸屏一周,球场上呐喊声、助威声不绝于耳……

在江西省吉安市永新县,门球是当地农村最火的运动之一,永新县乡镇村门球比赛已经举办了17届。最近的一次比赛,有15个乡镇村的门球队参与。赛场上,许多选手已年逾花甲,但一个个精神抖擞,他们手握重锤,挥杆对垒,过门、击球、撞击、闪击等动作一气呵成,精准有力,精湛的球技赢得现场观众阵阵掌声和喝彩。

海南省琼海市从2017年起创建全国“老年人操舞之乡”活动,立志将操舞活动普及到广大农村。如今,全市204个村居委会都有操舞场地,村村都有操舞队伍,天天有健身活动。当地村民评价说,操舞活动种类丰富多彩,有豪迈舒展的蒙古舞、异国情调的印尼舞、动感十足的健身操,舞曲风格迥异、动作流畅。中老年人通过操舞既收获了健康,生活也更加精彩。

湖南省汨罗市有着悠久的龙舟运动传统,每逢五月初五,各村都会加紧备战,在外地务工、读书的村民也会返乡参赛。比赛期间,汨罗儿女演绎楚地舞蹈《倡舞祈福》、民族歌舞《闹端阳》,万人齐诵《天问》,以充满巫风楚韵的歌舞,千古传承的龙舟下水、龙舟上红、龙头点睛仪式,迎接八方来客。

受访专家认为,乡土观念浓厚、体育基础牢固、传统文化丰富,是在农村开展群众性体育赛事的必要条件。家乡举办赛事,让更多乡亲有了回家看看的理由,成为村民之间、家族村寨之间维系乡情、友情、亲情的桥梁。不少观众带着一家老小从外地赶回家乡观赛、参赛,又在不经意间见证了乡村的发展,同乡同村百姓联欢的氛围,已经超越了赛事本身。

体育赛事的发展,推进了乡村振兴,提升了农村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也让村民的腰包鼓了起来。

“您好,请问周六还有房间吗?”“抱歉,房间已经订满了。”7月29日贵州榕江“村超”总决赛前两天,一家距离足球场不到1公里的酒店内,电话声此起彼伏。

“通常‘村超’比赛的周末,房间全部订完,更不用说总决赛了。很多客人都是提前一个月订好房间。”酒店前台工作人员说。

当地另一家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村超”比赛期间,其酒店100多间房间全部爆满,很多外地游客都提前预订,“要是订晚了,肯定是订不到房间的”。

记者了解到,榕江县周边地区也承载了不少“村超”游客的住宿需求,比如距榕江县城20公里左右的栽麻镇大利村,有13家民宿、200多个床位,几乎每天都爆满。

当地的特色美食也供不应求。“村超”体育场馆外空地上,榕江县政府设置了烧烤区、特色小吃区、冷饮区等上百个临时免费摊位,后来因为摆摊的人太多,摊位又从300多个增加到500多个。

“不涨价,原先卖多少钱,现在还是卖多少钱。”数十位摊主这样说。记者在现场看到,人气爆满的摊位前,烤肉串1元一串、牛肉串2元一串、冰凉水2元一瓶、酸梅汁5元一杯……

一位卖榕江卷粉等特色小吃的小吃摊摊主说:“我们从早忙到晚,摆摊到凌晨1点多钟,人太多了,一天能卖几百碗,能赚不少钱。”

一家经营榕江特色牛瘪的店老板说:“店里平常每天只杀一头牛,现在每天杀两头牛,营业额比平常翻了两倍。”

旅游业也凭借“村超”火了。端午假期,有的在线旅游平台上黔东南州度假产品订单同比增长超150%,侗族大歌、非遗蜡染、长桌宴等民俗文化吸引了大量游客。部分旅行社还推出“村超”相关的跟团游产品,串起黔东南多个热门旅游景点,比如“贵阳+榕江+荔波小七孔+西江千户苗寨+黄果树瀑布6日5晚”跟团游路线。

据榕江县官员介绍,榕江县主营蓝染、蜡染、刺绣、银饰、民族服装等精品店6家,“村超”举办两个多月销售额已达786.67万元。自“村超”5月13日开赛以来,截至7月20日,榕江县累计接待游客250.67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8.39亿元。

贵州台江县以赛助旅的成绩也不错。记者在现场看到,“村BA”篮球场不远处搭了不少摊位,很多当地村民摆摊卖银饰刺绣、烧烤和当地农副产品等,还有村民把自家住宅改成了民宿,收入可观。

根据台江县提供的数据,在2022年“村BA”比赛期间,台江县先后接待游客68.19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9516万元;今年3月底,贵州省首届“美丽乡村”篮球联赛总决赛仅3天时间,就带动台盘乡接待游客18.19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516万元。今年上半年,台江县旅游接待人次和旅游综合收入分别增长58.54%和80.68%。

海南省万宁市礼纪镇田新村,受益于冲浪运动的发展,近年来成了“网红”打卡村。从最初全村只有一家吃粉汤、喝咖啡的小店,发展到冲浪俱乐部、民宿、餐饮等商业业态蓬勃兴起的旅游新村,这个曾经“快递都到不了的地方”,因为冲浪运动,改变了村子的面貌,鼓了村民的腰包。

今年端午假期,“叠滘龙舟漂移”、广州城中村“房东们”组团训练等短视频刷爆网络,以龙舟赛为代表的广东乡村体育同样吸引了不少目光。据统计,端午假期广东累计接待游客超20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近百亿元。

“村赛的热度从赛事项目辐射到‘吃’‘住’‘玩’等多个领域,让村民的‘口袋’鼓起来,拉动县域经济增长,实现‘村赛事’带动‘村经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法治研究基地副主任袁钢评价道。

以体育之名,让文化唱戏,促经济发展,助乡村振兴。今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等十二部委印发的《关于推进体育助力乡村振兴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大力发展乡村体育产业,助力乡村产业振兴。打造“体育赛事+乡村旅游+传统文化+全民健身”多元融合发展的品牌体育赛事活动,推动体育与农业、商业、旅游等产业深度融合,为乡村经济赋能。

那么,未来如何在活跃乡村文化、满足农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的同时,用体育赛事赋能县域经济发展?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中国式现代化县域经济大调研”的报告给出了几方面建议:

守初心,持续保持赛事烟火气。要持续保持赛事的民间性、乡土气,无论是赛事组织、参赛队伍、参赛人员,还是赛事规则、活动奖品等,都要尽可能减少行政干预,一定是确保群众搭台、群众唱戏,政府要做好配角,以支持、引导、服务和确保赛事期间安全为主;还要在形式和内容上不断创新,深度挖掘特色民族文化,丰富赛事、活动该内容,形成越来越多的“体育+民族文化”特色品牌。

善借力,推动特色资源产业化。体育产业具有辐射带动广、产业链条长的特点,要借力赛事形成的人气,立足本土特色文化资源、生态资源、产业资源,着力打造“体育赛事+乡村旅游+传统文化+全民健身”多元融合发展的品牌体育赛事活动,推动体育与农业、商业、文化旅游等产业深度融合,为县域经济赋能。

重功能,推动城乡建设品质化。要聚焦“体育+”系列活动衍生的新需求,着力补齐体育设施建设的短板弱项,要以优质的赛场、便捷的通达性吸引更多的足球爱好者参与到“村超”中来。

树口碑,推动消费环境规范化。要持续加强对酒店、民宿等住宿行业的价格监管,要健全舆情监测系统,及时关注游客“吐槽类”“消费维权”等信息,第一时间作出处理并反馈。

受访专家也指出,未来路径中,应当以自治激发活力,以法治定分止争,以德治春风化雨,借赛事融合当地特色,促进“农文旅体”一体化发展。“农”即带动农特产品销售、特色餐饮发展;“文”即文化产业的发展;“旅”即赛事吸引游客前来;“体”即体育设施完善,体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举办乡村赛事,政府需要承担好场地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的职责,同时也要激发社会积极性举办体育赛事。”袁钢说,根据《体育赛事活动管理办法》,除申办国际体育赛事活动、举办需要行政许可的体育赛事活动外,体育总局对体育赛事活动一律不作审批。地方体育行政部门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会同当地有关部门对商业性、群众性大型体育赛事活动建立联合“一站式”服务机制或部门协同工作机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个人均可依法组织和举办体育赛事活动。这意味着乡村举办体育赛事有了更多的自由,不再需要进行审批。

在他看来,以赛事激活乡村经济,带动县域经济是这类体育赛事的显著特征。当体育赛事在传统农村环境中展开,人们对这种全新的体验感到兴奋和好奇,从而可以吸引大量关注,并转化为乡村发展的动能。但赛事活动不是一个村的活动,应坚持整县设计,加强活动策划和内容供给,盘活乡村历史文化资源、特色农产品、特色景点等,最终带动全县经济发展。(记者 文丽娟 张守坤 实习生 郑婷)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