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024年5月7日,法国巴黎,23/24欧冠半决赛次回合,巴黎圣日耳曼0-1多特蒙德。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顶住了对手两回合狂轰滥炸的多特蒙德,以总比分2比0淘汰巴黎圣日耳曼跻身决赛。这一预料之外的胜利,也让德甲成了本季欧战的最大赢家。

他们不但已经锁定5个欧冠席位,甚至还有望拿到第6席,并包揽欧冠和欧联两大赛事的冠军。

从欧洲两大杯到世俱杯,疯狂收割席位和奖金的德甲,还是那个球迷看不起的“农民联赛”吗?

全场90分钟内,巴黎完成了高达30次射门,多特门将科贝尔平均每3分钟就要心脏狂跳一次。然而,众志成城的多特防线前赴后继,让对手的打门当中只有区区两成射门需要门将完成扑救。

最后半小时,恩里克派上了手头全部的前锋,只剩维蒂尼亚一名中场,谈论战术早已失去意义,拼的就是意志品质。

然而,始终摇摇欲坠的大黄蜂,硬是撑着一口气不倒。而每每无功而返的姆巴佩等巴黎队员,还没等到伤停补时,脸上就已经写满了绝望。

基本退守本方半场的多特蒙德,不可谓不狼狈:即将迎来第三个本命年的胡梅尔斯,几乎每次肉搏战都会现身;和巴黎一众快马往复冲刺的瑞尔森,拼到抽筋也坚持不下火线。

而反击时进入巴黎半场的罗伊斯和布兰特,也是能耗一秒绝不耗半秒,哪怕被对手铲得人仰马翻。

卑微到泥土里的低姿态,最终感动得胜利女神不得不站在德国人一边——两回合,大巴黎合计6次击中门框,但凡其中一次稍微偏个几厘米,比赛走势都将完全不同。

然而,像这样在电子游戏里都会令人气绝的小概率事件,偏偏在王子公园发生了。

“我们是如何赢得比赛的?明天没人会问。明天,(巴黎)射中门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多特蒙德再次进入了决赛!没有人想到会是这样,这太不可思议了!”赛后,狂喜的罗伊斯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对于喜极而泣的罗伊斯而言,赛季后离队的决定无疑伤感,但他在多特蒙德12年的坚守,如今却等来了童话般的结尾。

老战友胡梅尔斯亦如是。11年前,他们一路杀入欧冠决赛,却最终因罗本的神奇发挥屈居亚军。时移世易,彼时那支多特蒙德的精神领袖克洛普,先两位弟子一步在利物浦品尝了欧冠滋味,而11年间历经起伏的两人,终于又来到了与欧冠最接近的时刻。

上赛季德甲末轮,原本有机会夺冠的多特蒙德遭遇了一场刻骨铭心的平局,整个威斯特法伦鸦雀无声。如今,历史再度将改写命运的机会,交给了努力的多特蒙德。

仅以数学概率计算,德甲已经有50%的几率捧起大耳杯,倘若拜仁能在伯纳乌继续争气,大耳杯更是将注定花落德甲。

与此同时,在欧联杯赛场,首回合2比0完胜罗马的勒沃库森,离晋级决赛也无比接近。以“药厂”本赛季在各条战线的不败表现来看,无论最终对手是亚特兰大还是马赛,夺冠几率也相当不小。

这也意味着,在很多球迷刻板印象中只能排在五大联赛第三甚至第四的德甲,很可能成为本季欧洲赛事的最大赢家。对于即将在今夏承办欧洲杯的德国而言,这也是一个积极的兆头。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下赛季欧洲赛事将改为采用“瑞士轮”,在规则剧变的微妙时刻,德甲再度站上了风口。

按照新的欧足联规则,各国单赛季中参加欧洲赛事的所有俱乐部,在欧冠、欧联、欧会杯中获得的积分相加,然后将总分除以各国参加三项欧足联赛事的俱乐部数量,就可得出裁定各大联赛外战名额的“联赛赛季系数”。

这也意味着,以往西甲和英超在外战的历史优势,将全部归零,各大联赛下赛季的名额,全部由上赛季的“收成”决定。于是,欧冠四强绝迹的英超、只剩独苗皇马的西甲,成了新赛制的最大输家。往年饱受欺凌的意甲和德甲则成功“打土豪分田地”。

此外,德甲还有意外收获。按照欧足联的分配原则,德甲的第5个欧冠席位,将分配给除了已直接晋级欧冠正赛的球队之外排名最高的球队。

那么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如果多特蒙德夺得欧冠冠军,并在德甲最终排名第5,则除去他们和德甲前四,德甲第6球队也将依顺序递补参加欧冠。

目前,德甲排名第6的是法兰克福,并且已经无法进入前五名(与第5多特相差12分,联赛还剩3轮),但仅从数学角度,直至排名第11的云达不莱梅,都还有拿到前6的可能性。

为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名额,整个德甲中游集团除去要祈祷多特蒙德神奇夺冠之外,也要开启比英超争四大战更惨烈的内卷。这,或许将是欧冠改制前最显著的蝴蝶效应。

对于常年坚持“50+1”经营理念,整体相对不注重军备竞赛的德甲而言,从天而降的欧冠名额,也意味着一球队可以得到欧足联的“福利”。

下赛季,欧冠奖金分配将再上新高,总奖金从20亿欧元涨至25亿欧元,参赛费6.8亿欧元,竞技表现奖金9.3亿欧元,价值奖金8.6亿欧元。

哪怕德甲至少5支参赛队一场没踢,他们也可以拿到保底的收入——老霸主拜仁6180万欧元,新科联赛冠军勒沃库森5412万欧元。而如果有搭上最幸运末班车的第6队,至少也将拿到超过3000万欧元的分成。

而在另一项财源滚滚的赛事——FIFA新版世俱杯,凭借欧冠表现锁定参赛名额的拜仁和多特蒙德,也将拿到5000万欧元的参赛奖金。

赛季还没开打就已经数亿欧元到手,站着就把钱挣了的德甲,这波操作属实在大气层。

而对于德国人而言,如何吃透规则并最大化利用规则,他们也早在27年前就玩得明明白白。

1997-1998赛季欧洲冠军联赛打破了“冠军才能参赛”的惯例,各国联赛亚军也可入围。于是在之前一季的欧冠和联盟杯赛事中,德甲上演了极限操作。

多特蒙德在欧冠决赛中3比1力克不可一世的尤文图斯,摘得队史唯一的大耳杯;而在联盟杯决赛中,沙尔克04点球击败国米,德甲包揽欧洲两大杯。

不仅如此,那个赛季,多特蒙德不多不少正好名列德甲第三,保送前两名拜仁和勒沃库森直通欧冠,德甲由此在欧冠改制元年,成为唯一有三队参赛的联赛。

而联盟杯冠军沙尔克04名列德甲第12,原本没有资格出战欧洲赛事,但也因夺冠而被保送,顺带成全了其他排名更低的球队跻身欧战。

于是,在那个大丰收的赛季,德甲3队出战欧冠、4队出战联盟杯、1队出战优胜者杯、4队获得国际托托杯参赛资格。除去降级的3队,整个联盟只有3支球队没有外战任务。只能踢国内赛事的德甲球队,都不好意思和同行打招呼。

而今,这一幕得以重现。诚然任何改革都会有幸运的获益者,但对于多年来坚持深耕青训、稳健经营的德甲而言,总能在剧变中迎潮而上,也足见底蕴。

还记得莱因克尔那句名言吗?“足球就是22个人追着球跑90分钟,最后德国人赢的游戏。”现如今,德国人不但赢在了球场上,也赢在了球场外。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