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是世界杯年,那一年的那个月里,突然之间全世界的人都开始谈论起足球,即使是楼下卖包子的大妈也一口一个巴西队。我买了两个酱肉包子,把皱巴巴的零钱从裤包里翻出来递给大妈,大妈说她今年最看好巴西队。我嘟嘟囔囔地点了点头,说:“巴西队不错。”

“我以前特喜欢巴西队一个球星,特俊秀,白白净净的,好像是叫卡西,特厉害。”

我憋着笑,提着包子跑得飞快。刚走进公司大门,就看到小何正在办公室高谈阔论。小何自称是八年德国队死忠球迷,从小就受到德国队的熏陶,世界杯期间的他看到黑红黄就激动,逢人就狂吹德国队。

小何扬起下巴,宛如耶稣布告一般举起手眉飞色舞地说:“我觉得世界杯金球应该给K神,作为足坛常青树的榜样应该是合情合理的,不过世界足球先生可能还是不行,最高光的穆勒也顶多进前三,第一都拿不了,格策如果在决赛运气好,也许能进前五吧。”

我的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倒是旁边的各位同事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仿佛小何的话的确是一番难得一听的至理名言。

“但是世界杯金球是什么东西?”我实在忍不住了,打了个岔进去,却收到了小何近似鄙夷的一瞥。

“这你就不懂了吧,就是世界杯结束的时候颁给最出色球员的奖项,世界杯至高荣誉啊。”

那……应该叫世界杯金靴奖才对吧?我哭笑不得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决定不去打扰这位自我感觉太过良好的球迷,我刚把背包放到桌子底下,就听见坐在旁边的小玲近乎自言自语的话:“好帅啊……”

“又看上哪个帅哥了?”我八卦地凑了过去,往她的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这不就是哥伦比亚队的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么,大概他小组赛出色的表现不仅带领哥伦比亚队冲进了十六强,算俊俏的面孔还收获了小玲这个几乎从没看过足球的女孩之心。

“哈梅斯好帅啊。”小玲又小声重复了一遍。小玲是个外表看上去还挺文静的女孩,戴着黑框眼镜,喜欢穿长裙,小清新标准的气质女孩,有一本装饰得非常漂亮的手帐。

当然她从不会把手帐的内容展示给我看,因为依她自己的说法,这里面记录的东西是非常私人的日记。自从她喜欢上哈梅斯这个哥伦比亚球星之后,我猜想这个手帐里面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足球要素。

世界杯的赛程进行得很快,十六强进八强,随后又马上开始了八强进四强,而且谁都没想到巴西队会在半决赛的时候以1:7这么悬殊的比分差距被德国队淘汰。

楼下卖包子的大妈对此表示很遗憾,但还是对着每个买包子的人展露笑颜,想来足球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一星期的娱乐而已。相较而言,小何可就高兴坏了,仿佛德国队晋级的时候就是他本人升职的一刻。

“恭喜啊!”大家都在恭喜小何,小何得意洋洋地将速溶咖啡洒进水杯里,然后将包装纸以投篮的姿势夸张地扔进垃圾桶。“赢了多少?”其中一个同事问道,明显是在问足彩的事。

“不多不多,就几百块钱。小赌怡情。”小何摆了摆手。我并不太想理会在此时此刻心态膨胀的小何,就走到也在泡速溶咖啡的小玲那边,以聊天气的轻松语气问:“你知道哥伦比亚被淘汰了吗?”

“你以为我不看球吗?”小玲白了我一眼,这时候我才发现她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已经换成了哈梅斯的壁纸,年轻帅气的哈梅斯正对着镜头笑得开心。看来我还是小看了小玲的专情程度。

决赛是德国对阿根廷,办公室里突然出现了好几个阿根廷死忠,并表示已喜爱阿根廷球星梅西多年。

“不会也是八年吧?”我笑着对自称梅西球迷的小鹏问道。“三年而已,因为巴萨。”小鹏有点腼腆地回答。后来我就跟小鹏聊了起来,发现他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巴萨球迷。

但小鹏不太喜欢把自己巴萨球迷的身份四处传说,原因不明。德国队夺冠的隔天早上,我顶着熬夜看了球的黑眼圈到了办公室,小何倒是精神焕发。

“一觉醒来,就发现德国队冠啦!”小何难掩脸上的欣喜之情,他的轻松与“一觉醒来”让我这个熬夜看球的人对比起来活像个不懂得享受生活的智障。

小何坐在位子上还在继续侃侃其谈,我看了下小鹏那边,小鹏的表情有点难看,但都选择了不去跟腔插嘴,转头继续对着自己电脑打字。

而小玲呢,她现在是个彻底的哈梅斯粉,现在哈梅斯有个外号叫J罗,所以她也就成了J罗粉,“哥伦比亚?你不知道他马上就要转会去皇马了吗?

听说皇马是个大俱乐部,而且J罗以后肯定成为世界第一,皇马的眼光不错!”她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她已经关注了J罗八年。

“但J罗还没完全踢出来,一个世界杯金靴还不算什么,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耐心地说。

“你根本就不懂,他在波尔图就已经踢出来了,还拿到过葡超MVP。而且J罗已经比国外很多大牌影星都帅了,国外影星这么随便一拍,没几个能比J罗帅的。就算他不去踢球,就他这颜值,直接去拍电影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他的价值就是第二个贝克汉姆,你知道贝克汉姆吧?皇马能买到他是皇马的福气。”

我服气了。我感觉我自己是说服不了她的,小玲的脑袋里面J罗已经是绝对的贝克汉姆第二,即使在我个人看来J罗的脸还是比不上贝克汉姆这样极高的标准。

但是说起来,足球场上难道不应该是最看重球技的吗,什么时候脸也成了硬指标了?我越想越不对劲,但好歹来说我也没必要为一个世界杯新人或者小玲犯愁。

这样一想我就轻松了一些,继续润色起我自己手上的工作报告。世界杯结束了,但工作还没有结束,地球没有停止转动,世界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之后在我的观察下,我发现小玲还真没有像很多普通人那样在世界杯后将J罗遗忘在脑后,她一直都很关注J罗的新闻,似乎在虎扑还注册了账号,偶然的一次瞥视时,我看到她正在刷虎扑的手机客户端,上面正好是皇马专区的帖子列表。

可能在大多数人眼中小玲应该算得上是个皇马球迷了,但我觉得这里面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比起关注皇马比赛的精彩程度或者比分结果,小玲其实更加关注J罗的身体健康。

“他又被人铲伤了!”小玲心疼地在比赛的隔天早上说。“消息说只是擦伤而已。”我试图安慰她。“对方踢得太脏了,怎么能下这么狠的脚?”

她依然愤愤不平,而我已经厌倦每次都跟她解释这只是球场上必然的身体碰撞,在球技的比拼中,球员之间的身体素质也会进行较量,力量足够的球员才能从对手脚下争夺到球权。

随后小玲打开了虎扑,在赛后讨论的帖子下回复了她的赛后感想,当然也包括了她对于对手下脏脚和心疼J罗的相关重点。

我印象中小玲为J罗愤愤不平最彻底的一回是两年后,也就是2016年初的时候,她气得连在上班的时候都黑着一张脸,领导都差点以为她是生病了身体不舒服,还问她要不要休息一天。完手里的活后忍不住去问她:“你怎么了啊?”

“你没看网上那些人说的话吗?”她没好气地说。说老实话我虽然也在上网,但我还真不知道她说的是哪方面的话,一瞬间我陷入了茫然。“他们居然说让J罗替补是理所当然的!”

原来又是J罗,我恍然大悟。仔细一回想,J罗在这个赛季的确是发挥不怎么样,虽然上赛季发挥还算出色但皇马却是四大皆空,所谓四大皆空就是说一个奖杯都没拿到。

这对于一个世界最顶级的俱乐部来说是个非常糟糕的赛季结果,没有欧冠奖杯,甚至连国王杯都没有,还导致在一年前帮助皇马拿到双冠王的冠军教练安切洛蒂也被解雇了。

“上赛季稳定首发,这赛季竟然变成了要为首发绞尽脑汁的替补,还是顶着8000万的身价,看不到J罗作用的,都有他们后悔的一天,”她憋屈地说着,眼眶居然都有些发红了,似乎是要哭的节奏,“这世上真正对他好的只有波尔图和安切洛蒂,反正我是对皇马失望透了。”

“要我说,只要他踢得好,怎样都能上场的。”我边说边扯了一张手纸巾给她,她拿过手纸巾只拽在手里。“还有那个讨厌的贝尔,抢了J罗的前腰位置,太过分了!”

贝尔是皇马身价第二高的球星,第一是家喻户晓的葡萄牙球星C罗,第三就是这个J罗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因为我回忆了一下,贝尔也就赛季初踢了两场前腰,之后就都是边前腰或者边锋,何况J罗一直以来在皇马也不是传统前腰的位置,何来抢位置一说?

“我估计就是贝尔给皇马主席吹的话,把J罗冷藏,捧他贝尔,真是心毒。”“你这脑补得也太夸张了吧,都成宫斗剧了。”我有些哭笑不得。“否则你要怎么解释他一直替补?太不合常理了,你说!”

我想了一想,“球队也是要靠成绩说话的……”“你怎么能这么无情,你到底是谁的球迷啊?该不会是贝尔的粉吧?”小玲眼中透出的失望与敌意生生让我把喉咙里的“皇马球迷”给吞了回去。

我只能打着哈哈,强行把话题转到了其他方向上去,到这个时候我才隐约能明白小鹏为什么不想透露自己的球迷身份。

看来除了小何这样的八年一觉醒来球迷,如果遇到一个关注同样队伍的人,关注的重点也不可能完全一样,而像小玲与我这种有完全偏差的,实在是不想再遇到第二个。

小玲喜爱了J罗两年,她说还要追随J罗更久更久,她希望J罗能离开皇马,因为她觉得皇马的人全都是白眼狼。她说的这番话让我都不免脸黑了一下。

“我就说心毒的人都该断腿,这是因果报应啊。”小玲某天在饭桌上意有所指地笑着说,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毕竟足球或者球迷这种东西,真没必要干扰到同事关系。

地球没有停止转动,世界也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无奈地吞下嘴里的饭菜,转头继续跟其他同事愉快地聊起自家在旅游中的见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