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导演的电影《八角笼中》正热映,引发巨大的反响,但极少有人知道,这部电影的原型经历了一场比电影更残酷的网暴……

“恩波格斗孤儿”曾轰动全国,引发全网大讨论,但随着真相进一步水落石出,却令无数人泪目……

2017年7月,盛夏之际,无数人正吃瓜,突然,网上曝出了一段讲述“格斗孤儿”的视频,两名只有14岁,且赤裸着上身、手上戴着拳套的未成年男孩,正在彼此博弈、对抗、拳打脚踢……

他们被关在名为“八角笼”的铁笼里,毫不留情相互攻击对方,直到对方趴下,场面相当激烈、十分震撼而残酷。

很快,这则视频引发全网讨论,无数网友对这种小孩被关在铁笼中打拳的事情义愤填膺,为显示他们的正义感和同情心,纷纷进行举报。

原来,这则视频来自四川成都一家名为“恩波格斗俱乐部”的地方,这个俱乐部专门练习综合格斗术、散打、摔跤等项目。

而视频中的两个小男孩,正是恩波格斗俱乐部的成员,每天都会练习综合格斗术。

随即有记者跑去采访他们,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格斗孤儿”的背后,竟然藏着令人震撼的秘密。

他们都来自偏远的四川大凉山,小龙的爸爸死了,妈妈走了,小吾经历和他差不多,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儿”,得到了恩波格斗的“收养”。

小吾对记者说:“(格斗比赛的)笼子里一进去,就害怕得很。”但他同时又表示,虽然这里生活很累,很辛苦,但这边有牛肉、鸡蛋,在老家只有洋芋,还会干苦活。

记者发现,这里竟然“收养”了400多个像小龙小吾这样无依无靠,流离失所的孩子,日日接受艰苦的格斗训练,而他们的愿望,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改变命运。

然而,这些正面的内容却被按下不表,媒体却将小吾抱怨“生活很累,很辛苦”的话放出,果然再一次引发轩然。

人们铺天盖地攻击恩波格斗俱乐部,以及背后的老板,称他们“非法收养小孩”“利用孤儿谋利”“人身控制”等等。

那之后,小吾再接受采访就非常后悔,称“我就说错那一句话,他们就给放出来,我后面说干爹对我们很好,他们都剪了,有些人把干爹说得很坏似的,我好讨厌他们。”

即便孩子这么说,这家被指控“利用孤儿谋利”的背后大佬,还是被网友扒了出来,但真相却更令人戳心。

正是王宝强在电影《八角笼中》里扮演的角色原型,他创办这家格斗俱乐部,完全是公益性全免费的。

也就是说,这些来自大凉山或周边地区来投奔他的贫困孩子们,都是全免费,不收钱,还包吃住,但要学习打拳,以及晚上上文化课。

如此好事,慢慢地,吸引了更多贫困孩子的到来,而恩波格斗这里,俨然成了无路可走的贫苦孤儿“收容所”。

恩波也出生于四川阿坝州黑水县,8岁丧父,经历过极其贫困的生活,为了改写命运,他18岁时开始练习散打,凭借过硬的本领,之后成了一名武警战士。

1990年,在武警阿坝州支队举行的军事大比武中,恩波一举拿下了“单双杠、擒拿格斗”双冠军。

后来,他还下基层做过军事指导,也是在这里,恩波总看到一些孩子在山上和街边游荡,当时他心里很疑惑,现在正是上学的时候,这些孩子不上学干嘛呢?

抱着这样的疑问,他跑去询问打听,结果发现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这些孩子并不是不想上学,而是家里实在太穷了,几乎没有家人照顾,很多都是孤儿。

他又想起当特警的时候,同样见过不少类似的例子,很多几岁,甚至十几岁的孩子,因为没人管,最终走上了偷窃、打架,甚至犯法的道路。

2001年,他正式退伍了,开始从事建筑工程工作,在积攒了一些资金后,并投资组建了一支武术散打队,招收孤儿来培训。

恩波向《局面》介绍,这支散打队是和当地政府一起合办的,散打算是体制内的项目,会打一些青少年省市级甚至全国性的比赛。

因为散打队越来越有名气,又是出了名的免学费,包吃住,还上文化课,所以陆陆续续有人联系他,希望将孩子送过去。

起初,恩波不太同意,因为打比赛涉及到户口问题,但依旧有人坚持将孩子送过来,最终只好同意了。

他定下入门的要求,首先孩子要是困难家庭的孩子,喜欢武术的,想改变一下命运的。

其次,身体条件要符合,没有传染病,自己自愿和家长或监护人同意,以及当地政府同意,就来。

恩波也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教他们格斗,照顾他们生活,教他们做人。因此,在恩波格斗俱乐部,很多孩子将恩波当作父亲,喊他“干爹”。

而恩波除了带他们日常训练,还会时不时带他们出去吃从未见过的汉堡,游泳……

电影中,阿米尔汗为了改变两个女儿的命运,让她们练习摔跤,以求能自主掌控人生,所以总会强迫要求孩子们跑步、锻炼、打沙包等。

其中恩波格斗的小成员小伍在看完电影后,说:“那个爸爸特别伟大,我们干爹没有他那么凶巴巴的,他就这一点不如爹。”

在恩波这里,很多孩子都是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动物园,第一次吃西餐,最重要的,每一顿饭都有牛肉和鸡蛋……

即使如此,随着“格斗孤儿笼中打拳”视频的急速发酵,恩波和俱乐部还是被重点“关注”了。

成都市民政、工商、教育、体育、公安,以及其他部门等相继介入调查,结果越调查越令人悲伤。

俱乐部的运营总监朱光辉解释,视频里的内容是经过剪辑的,是孩子们受邀参加综合格斗的项目推介表演,只是让孩子们做演示,而且只有成年人才有资质参加各类比赛。

而恩波接受采访时,更一再强调,俱乐部没有违法,没有虐待,没有绑架,更没有强迫孩子们。

他还透露,在支出方面,孩子们的开销一年算下来有四五百万,每天早上一盆鸡蛋,一盆牛奶,一年四季风雨无阻,而俱乐部的收入,一是靠组织比赛拉一些赞助,再就是靠自己的生意,所以收支基本持平。

而孩子们长大后打成年比赛,会赢得奖金,出场费五千、六千,最多一万五,他从来一分不拿,都归孩子。

但是三年后,如果孩子们打更高级别的比赛,他就会提取一点,因为培养过他们,俱乐部最起码的水电、房租,得交一点出来。

最终,经过一系列调查,有17个大凉山的孩子要求被遣送回去,据说会被安排上学。

当时《局面》去采访,这些孩子被送回去时,眼泪直流,非常不情愿,可还是被监护人强制带走了……

与此同时,身为俱乐部创始人的恩波,遭到了漫天谩骂,网上各种人羞辱他,说他让孩子们成为自己的“赚钱工具”,遭到了无情的网暴。

这一幕,王宝强在电影《八角笼中》也有还原,他饰演的向腾辉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到从小培养这些孤儿,到底有没有骗他们?

向腾辉无奈说道:“我把他们骗出那个山沟沟,我骗他们练格斗,你们说我是个骗子,那我就是个骗子。”

2017年11月,有人爆料,在地方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恩波格斗俱乐部已经获得了体校资质,有些孩子将会重新回去。

知情人透露,恩波的格斗俱乐部已经和阿坝州体育局合作,成为了阿坝州体校的分支机构,曾被“遣送”的部分孩子将会返回俱乐部参加冬训。

同时,还会有教师前往恩波俱乐部开展教学工作,教授的内容基本覆盖了小学和初中义务教育的各个科目。

最重要的是,这些孩子们,不仅能接受格斗训练,毕业后,还能获得国家承认的学历,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他骄傲说道:“恩波格斗的春天来了,由不正规的情况走到正规化了现在,成正规军了现在。”

对于这个结果,《中青报》写道,记者终于可以不必为“格斗孤儿”而内疚。意思是终于还了被冤枉的好人以清白,让事情峰回路转,水落石出,但需不需要内疚,有些记者或许自己心里清楚。

在“格斗孤儿”再次返回来其中,有一个叫阿古拉力的12岁凉山男孩,在回来后,坚定表示“我要成为大凉山孩子们的榜样,我要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后来,他疯狂练习,到今年三月份,他已进入UFC精英训练中心,成为了中国综合格斗领域,一位颇具潜力的新星。

而更多孩子们,都坚守要“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为国争光”的信念。这些年以来,恩波格斗俱乐部出过不少明星学员,像苏木达尔基、王赛、宋亚东等,已是国内外各大赛事平台的高质量综合格斗选手。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八角笼中》里苏木一角,正是苏木达尔基的原型,他现在已是世界最顶级职业综合格斗赛事UFC签约选手。

他说:“要是没有格斗我觉得,可能在家放牛,自己家也没有牛,只能放别人家的牛,那个时候我很小,我做了决定我练格斗,苏木,你做的选择,真对!”

更令人惊叹的是,恩波格斗俱乐部也实现了“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的愿望,前些年,他们助力边防,被西藏军区授予“雪獒高原抗击队”的称号并授旗。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孩子们,更在各个领域发光发热,从恩波俱乐部走出去的孩子,有些在经商,有的成为了特警,还有的已是全国散打冠军。

此时的他,刚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疾病缠身,但王宝强主动帮他联络专家医生进行视频治疗,并承担了全部医药费。

因为,“在恩波身上看到了一种力量,我也希望借电影告诉大家,每个人身上都是有能量的,希望把能量都能激发出来!”

人的出生无法选择,很多人一出生就在“八角笼中”,必须面对一场又一场的格斗,才能找到出路。

同样,无论身处八角笼中,还是在八角笼外,唯有直面现实的挑战,用手中的拳头,一点点击碎命运的铁笼,才能看到希望和未来。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